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元顯力爭太子位
    劉裕的心中暗嘆,這王珣果然厲害,提議幾乎是滴水不漏,先是作為太子詹事,保障了還是這個弱智太子登基,這是第一位的,而會稽王則允許作為攝政王,可以掌大權在手,也算是虛君實權,雖然沒有名份,但起碼不會比現在差,暫時也算穩住,他的話說得很明白,如果中書省內沒有密詔的存檔副本,則為矯詔,會以謀反來追究論處,這就警告了那些道子黨,不要試圖在這個遺詔上作手腳,不然后果會非常嚴重。

    李太后滿意地點了點頭:“王仆射的提議,非常合理,會稽王,你看呢?”

    司馬道子的眼中光芒閃閃,一時沒有說話,而司馬元顯則冷冷地說道:“王仆射的話已經說到這種程度了,我等還有何可說的呢,只是我必須再說一句,那西朝惠帝之事,相隔還不遠,庸主當國,只會讓有權勢之人生出異心,如果他們舉兵相攻,則會天下大亂,最后苦的還是百姓。若是以天下蒼生為念,那還是選出一個英明之主為好。這點,大晉不是沒有先例過,即使沒有先帝遺詔,也曾經是重臣合議,擁立英主過。”

    他說著,看向了王珣身后,一個眉清目朗,三十余歲的白面文官,說道:“桓秘書,你家大人當年曾經和王家,謝家的家主一起,廢了無所作為的海西公司馬奕,另立有賢名在外的簡文帝,這種廢立之事,挽救了大晉,得保后面幾十年的平安,今天,我們大晉又面臨同樣的情況,你們桓家的現任家主現在在荊州輔佐殷刺史,可謂實控荊湘,和當年的情況,又是何曾相近啊。”

    這個被叫到的人,正是桓沖之子桓胤,與他那兩個以勇武過人的兄長,桓石虔和桓石民不同,此人自幼身體多病,不能習武,所以轉而向文官方向發展,才名滿天下,長期在建康為官,其實也是桓沖放在京城的一個人質,歷任中書監,秘書監,執掌大晉的文檔整理,歸類工作,雖是閑職,但地位頗高。桓玄自從回到之后,自然不愿意這位堂兄回來與自己爭位,干脆就把他這樣留在京城,一如桓沖當年也是把自己趕得離荊州越遠越好。

    桓胤面不改色,淡然道:“當年先伯父一時糊涂,妄行廢立之事,幾乎毀了一世英名,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下官身為桓氏子孫,從小受到先父教誨,要牢記教訓,再不可行此逆行,世子殿下的言論,請恕下官難以茍同。”

    司馬元顯冷笑道:“那你的堂弟桓玄,現在身為南郡相,卻又是在荊州控制兵馬錢糧,不聽朝廷調遣,所做所為與當年你的先伯父大人如出一轍,又作何解釋呢?”

    桓胤正色道:“那是堂弟所為,與下官無關,下官每次見到堂弟之時,都會規勸他要忠君愛國,以其先父為教訓,不可生出異心,毀了我桓家的名聲,現在太子殿下就是合法的儲君,理應即位,這種廢立之舉,并非一個忠臣,甚至一個大晉子民應該議論的。”

    司馬元顯咬了咬牙:“現在太子還沒登基,一切可以商量,如果只是拘泥于所謂的忠義,讓一個不具備正常人能力的人登上大俠,那八王之亂的禍事,就在眼前,大家是要以這種小小的愚忠來約束自己,還是要行大義呢?”

    李太后沉聲道:“元顯,現在的大義就是讓太子按正常的程序登基,太子之位,如果不是皇帝在位時親自下詔廢除,那就是后世的天子,如果人人都借口太子無能,逼他退位,那就是臣逼君王,天下還有這綱紀嗎?你開了這個頭,今天換了太子,明天可能就是別人來換你的父王!最后天下就不再姓司馬。你被認為是神童,當知這些往事,怎么會如此糊涂呢?”

    司馬元顯咬了咬牙:“奶奶,孫兒真的不是為了一已私欲,實在是因為西朝惠帝的往事不遠,而且…………”

    說到這里,他看了一眼一直侍立在司馬德宗身邊的司馬德文,沉聲道:“就象當年賈南風控制皇帝,毒殺太子,自己掌權一樣,還有什么,會比一個連話也不會說的哥哥,更好作為自己掩護道具的呢?若是奶奶執意要讓太子接位,那不如干脆點,讓瑯玡王直接代替太子吧,反正都是先帝的嫡子,也沒有區別。”

    司馬德文淡然道:“元顯,這是萬萬不可的,我只是皇子,不是太子,這些年來,也只是負責照顧太子殿下而已,對那皇位,既沒有能力,更沒有想法,奶奶說得對,天下必須要按天下的規則行事,雖然太子哥哥怪病一時難以治愈,但是只要我們團結一心,聯合百官和各大世家,一起輔佐他,那相信我們大晉一定可以興盛繁榮的。這百年來,大晉皇帝一直充分地信任世家高門和群臣百官,君臣共治,方能渡過艱難歲月,有了今天的強盛氣象,這個時候,我們萬萬不能自己先亂了起來,爭權奪利,重演八王之亂的悲劇啊。”

    司馬元顯咬了咬牙:“既然奶奶和堂弟這樣說,王仆射也堅持,那作為司馬氏的子孫,我也沒什么可說的了,可是,這天下并非我司馬氏一家一姓之天下,世家高門,有力強藩,都會因為皇帝的人選而改變想法。先帝英明神武,群臣心服,方有今天之局面,可是如果新皇是個連話都不能說,冷暖都不知的人,很多人只怕就會有別的念頭了。王尚書,你們太原王家,可是頂級世家,你自己說,世家高門之中,會不會有人起別的念頭?”

    王國寶連忙說道:“當然,對于太子的病情,各大世家早就有議論了,一直有不少世家子弟找到臣,想請臣出頭,聯名上書另立太子,本來先帝已經有意,只是因為前一陣戲馬臺劉裕之事而暫緩,現在先帝殯天,如果真的是太子即位,肯定會有很多人不服的,太后,還請三思啊!”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