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大美時代 > 434、你懂得越多,懂你的人便越少
    文化創意藝術區,那就哪怕是賣個咖啡,也要加點文藝味兒才行得通。

    要跟賣煎餅果子、攤雞蛋餅的拉開距離層次。

    所以這家咖啡店的墻上掛著的系列照片,絕對不是尋常的情呀愛的那些爛大街俗物。

    不同的墻面,就是一組建筑照片。

    梅師姐只看一眼就完全明了:“貝聿銘先生的作品集,這面墻……是平京的香山飯店,算是他相對不怎么出名和成功的設計。”

    萬長生連這位都不知道:“很有名嗎?”

    梅師姐笑了,好在她對萬長生已經有些了解:“非常有名,華人建筑大師,在設計領域可以說是華裔里面最頂級的大師,著名的香港中銀大廈,平京這中銀總部都是他設計的,你看,就是那張,鈔票上都印著的,而在我們藝術界最有名的,當然就是他在法國盧浮宮設計的玻璃金字塔,世界藝術殿堂的中心,請一位華裔去設計,這就是最頂尖的存在。”

    萬長生只回眼看了一下那著名的中銀大廈,重新關注眼前的香山飯店。

    梅師姐如數家珍:“只要學西方藝術的,沒有不知道盧浮宮金字塔,但在充滿古典藝術氣息的盧浮宮廣場上,設計一座現代風格的玻璃金字塔,當時是受到很大很大的爭議,嘻嘻,比你這些天的爭論大多了。”

    萬長生也笑:“我這算什么。”

    梅師姐有點心醉的點頭:“對,看見你被網上、美術界評論罵得天翻地覆時候,我猜你就是這樣的淡定,那些人的議論紛紛不會影響你前進的腳步。”

    萬長生連忙做個原地大踏步的動作:“您這說得我都不敢停下來了。”

    梅師姐的笑哪里止得住哦:“杜雯沒說錯,只有相處熟悉了,才愈發知道你有趣……但這里,香山飯店可以說是貝大師一生中唯二的另一個爭議,盧浮宮那個最后成為經典,這里嘛……反正現在也只是個四星級酒店,一般的說法就是,他作為現代主義建筑大師,十幾歲出國直到在歐美國家出名,這是他六十多歲才回到中國設計的第一件作品,他試圖中西合璧,但最后失敗了,直到二十多年以后,他重新回到國內,設計了姑蘇博物館,這才真正把東方傳統美學和西方建筑智慧融會貫通,我去看過,很美。”

    萬長生就簡單而堅定的點頭:“好,這次完了以后,我抽一天時間先去姑蘇,看了再回江州。”

    梅師姐意識到了重要性:“有這么大的感受?”

    萬長生點頭:“你說這家酒店在平京?今晚我能定到那里的房間過去住嗎?哦,不不,明天一早我還要去國家美術館,遠嗎?聽起來挺遠的。”

    梅師姐連連嗯聲:“如果你明天一早有活動最好還是別住那邊,這中間都是最堵的地兒,明晚吧,如果沒問題明晚住到那邊去,我先看看能訂房不……”

    正說呢,循著手機定位坐標,已經有小伙伴陸續抵達。

    萬長生就招呼大家先坐:“隨便喝點聊著,你們看看這周邊有什么美食,杜老板到了我們就吃上再聊。”

    他自己繼續站在那墻前面發呆。

    小伙伴們自然也跟著過來問他看啥。

    萬長生分享:“你看這張照片,遠眺這個藏在樹林里面的飯店,很平常,說實話我也覺得不咋樣,但是你再看這個飯店的正面照片,好像就有點雕塑感了,像個我們鄉下地主宅院的感覺,是不是?”

    小伙伴探頭:“好像是……哇,貝大師的作品,牛批!”

    萬長生難得批評:“我們還是盡量不要受這種名聲影響,只關注作品本身,這個作品的正面也平淡無奇,但讓我注意到的特點,在于看看那邊……”

    另一面的墻上,有座氣勢恢宏的現代建筑,還是有人跳過去看了下面的字眼回來感嘆:“美國國家美術館!貝大師的作品。”

    萬長生根本就沒有去看過小字介紹:“我想說的是,你們瞇上眼看看這倆張照片,會不會發現這倆建筑有點類似?”

    三四號人包括梅師姐在內,一起左右比較,確實有點驚訝:“哎喲,你不說還真是沒發現!”

    “對!H型造型,都是H型的立面造型……”

    “美國國家美術館……我看看,1974年設計的,早了七八年呢!”

    大家都是學設計學美術的,這點形體概括能力還是有。

    也許沒有萬長生敏感,更有可能是沒有他那種心無旁騖的專注。

    如果不是心里面時刻都在思索,怎么會隨眼注意到墻面上的圖形呢。

    有些人總把成功歸結到天賦或者背景,殊不知人家努力的時候,有誰看見?

    梅師姐感嘆中更驚訝,拉著萬長生到另一邊,可能之前座位看不到的方位,果然找到另外一棟建筑:“平京的中銀大廈總部!我看過,你這么一說我就想起來,根子上其實也是個H型立面的建筑!不同角度的這兩個立面都是H型,這可是十幾年以后的設計了。”

    總不能說人家大師偷懶吧。

    萬長生的關注點就在這里:“同一個設計師,同一個H造型,為什么給美國人設計的就是純粹現代主義風格,嗯,銀行這個也挺現代,但香山飯店就有中西合璧的感覺呢?”

    大家就這么站在墻邊探討起來,還好這咖啡館里人不多,不然肯定覺得這幫蛇精病。

    可大家跟萬長生在一起這么久,已經習慣了這種隨時探討的學術氛圍。

    很投入。

    其實也很簡單,如果把香山飯店建筑上那些帶有強烈中式傳統紋飾的窗框,墻洞之類細節抹掉,讓外墻干凈利落的取消江南風格元素,這棟建筑真的和美國美術館大同小異。

    梅師姐都驚嘆的哈哈哈拍照了:“要是發給建筑專業的人,沒準兒都能寫篇論文了。”

    大家一起商議著坐回來時,萬長生才總結:“所以我很想去看看這家飯店,也很想去看看姑蘇博物館,看看這樣的大師,是怎么解決中西合璧的問題,剛開始的思路是怎么樣,只是簡單的在西方現代風格的基礎上加點中國元素?那么最終成熟的中西合璧融會貫通是什么樣?這是個從人家思路上去借鑒的辦法,建筑藝術上怎么解決中西合璧,能不能用到我們這里?我們的文創建筑風格,我們的雕塑,乃至繪畫,還有……嗯,國畫、篆刻這些都可以借鑒的成功之路,人家成功了,我們就可以沿著這條證明比較靠譜的路去試試……”

    眾人才恍然大悟。

    梅師姐都哂笑了:“你這本科水平……來清美讀研究生吧,這是思考方法的成熟,一理通百理的意思,嗯,我也學到了,你什么時候出發飛姑蘇?”

    大家又笑萬長生真是想到就要做到,這還有大半個月就要過春節了,機票不便宜呀。

    沒想到看完了手機圖片一直坐在旁邊的蘇沐楠忽然開口:“好呀,我讓家里人帶你去看姑蘇博物館吧,我家就在旁邊。”

    眾人立刻恍然:“對對對,蘇老師就是從江浙來的……”

    “原來申申老家就是姑蘇的啊!”

    “姑蘇園林甲天下,剛才萬萬說是過兩天離開平京就要去看。”

    更沒想到高云野插話是:“你……剛才叫她什么?你什么意思?”

    一不小心叫出申申的小伙伴尷尬極了。

    特別是看著高云野那種較真的表情,大家都十分尷尬。

    萬長生搓搓手打圓場:“蘇老師在我們學校負責篆刻課程,大家很喜歡她,有些同學就用日語發音稱呼,我想是個玩笑,沒有任何惡意……”

    蘇沐楠是被驚住了,可能最尷尬的就是她,整個場面都有點冷住。

    梅師姐連忙跟上打岔:“我們還不是經常開玩笑這么叫老師……先幫你定明天香山飯店的房,對吧?”

    高云野的臉上很扭曲,表明他真的很在意這個稱呼:“我還不知道你們……”

    正在這個時候,杜雯的聲音忽然從梅師姐后面傳來:“哎喲,誰要去開房訂房?”

    眾人趕緊哄笑:“萬萬!他準備脫離群眾,偷偷跑到香山飯店去住!”

    就跟這古靈精怪的腔調一樣,帶頭走進來的杜雯穿著打扮也靚麗得不行,竟然是一件大紅色的絨衣外套,然后把牛仔夾克系在腰間,可牛仔衣下面又是深藍色的斜邊長裙,最后白色高跟鞋!

    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堆砌穿法。

    臉上偏偏戴了副黑框眼鏡,配上她那扎起來高聳的丸子頭,嗯,好端端的濃密黑發,好像染了幾縷黃色還是什么,又有一排彩色的小發夾排列在上面。

    萬長生覺得眼花繚亂!

    可又莫名的覺得就是這么好看!

    后面迫不及待擠進來的幾個平京小伙伴嘻嘻:“我們容易嘛!跟杜杜走在798,一路上街拍的鏡頭恨不得先把我們砸暈了去!”

    這點倒是沒錯,藝術區的外面馬路上,到處都能看見拿著手機相機拍照的人,美其名曰搞藝術創作呢。

    梅師姐基本上都忘了剛才的尷尬,一臉花癡狀:“大紅色!你怎么敢穿大紅色呢,我們亞洲女性的暖皮很不適合大紅色啊,可……”

    杜雯哼哼一笑:“你看我不是系了條絲巾把紅色和臉隔開嗎?”

    服裝專業的研究生師姐一點就通,哇呀呀的恨不得拆了杜雯的絲巾和大紅色外套自己試試看。

    就感覺杜雯是插進來一道鋒利的陽光,燦爛得所有人都不想理睬陰霾了。

    而高云野和蘇沐楠是同時被這妞兒的顏值和打扮給鎮住。

    大美社的小伙伴們就喜歡看別人沒見識的模樣。

    中秋月明說

    ~~~沒有章評的日子,果然是寂寞的,但再寂寞還是要求個月票和推薦票,我整個國慶都待在家碼字啊,求票!~~~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