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16.別留遺憾(上)
    當天下午,梅林又坐著弗瑞的私人飛機,從南極洲千里迢迢的回到了北美大陸。

    他們經過一次空中加油后,幾乎沒有改變航向,一路飛到了內華達州上空,然后降落在了炎熱沙漠的深處地帶。

    帕伽索斯基地,一個梅林很熟悉的地方。

    在基地機場迎接他們的,是這座基地目前的主官,在職稱上比梅林還要高一級的9級特工達姆彈.杜根特工。

    “聽說你們要來,我就提前準備好了所有的東西。”

    杜根特工還維持著自己之前的樣子,一臉的嚴肅,但嚴肅的臉上卻留著兩抹稍顯古怪的八字胡,那是他那個年代的士兵們很喜歡的一種胡須樣式,當然,放在現代就顯得很過時了。

    但眼前這個老特工絕對是值得信賴的,各個方面都值得信賴,在和杜根特工的幾次合作之后,梅林深感到了這一點。

    只要有杜根特工參與的事情,一切都會變的井井有條。

    這家伙在幾十年前是個優秀的戰士,在現在依然是個同樣精銳的秘密特工,也難怪弗瑞這么信任他,把帕伽索斯基地這樣重要的基地都交給了杜根特工來管理。

    “佛斯特博士現在正在調試儀器。”

    杜根特工帶著梅林和弗瑞,走向帕伽索斯基地方位最嚴密的區域,他對身后的兩個人說:

    “史蒂夫剛剛解凍,他的軀體對于溫度的變化還并不是很敏感,佛斯特博士在嘗試最新的治療方法,以便讓史蒂夫以最快的速度痊愈...當然,博士只能解決史蒂夫外在的問題,卻沒辦法干預史蒂夫的意志。”

    杜根特工有些擔憂的說:

    “萬一他睡得太久,無法蘇醒...或者,他不愿意蘇醒...”

    “別擔心,杜根。”

    梅林輕聲安慰道:

    “在神秘學的范疇里,靈魂和軀體之間是有聯系的,軀體的殘疾會讓靈魂發生改變,那對于普通人而言是致命的。但史蒂夫不是普通人,他的意志與軀體都要比普通人更強大,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史蒂夫的靈魂依然完整,而一個完整又堅毅的靈魂,是不會長久的沉溺于無聊的幻想中的。”

    他說:

    “他會清醒的,這只是個時間問題。”

    “是的,他會清醒的。”

    弗瑞站在二樓的階梯上,看著下方實驗室里沉睡的那個金發士兵,他說:

    “因為我們需要他,一個被需要的英雄,是不會選擇放棄的。”

    “梅林!”

    就在三個人走入實驗室的時候,一個尖銳的,帶著驚喜的聲音在實驗室里響起,梅林抬起頭,就看到長大的艾娃快步沖過來,她的身體在靠近玻璃墻壁時變得虛幻,就像是沒有受到阻礙一樣穿越了過來,卻不像是過去那樣一頭扎進梅林懷里。

    她畢竟長大了,今年已經16歲,是個懂得矜持的大孩子了。

    這幾年里,這孩子一直和比爾博士生活在一起,經常會到梅林家做客,她和瑞雯以及洛娜的關系都不錯,和黛茜是好朋友,還喜歡和馬特一起玩。

    這孩子的性格也很好,只是她的身體情況...

    真的不容樂觀。

    艾娃是1998年被梅林和希爾從實驗室爆炸的殘骸中救回來的,當時她11歲,比爾博士借助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漢克博士寄來的量子穩定器圖紙,為艾娃制作了一個量子穩定器,能讓她暫時擺脫那種身體時時刻刻被撕裂,處于量子狀態的痛苦。

    但漢克博士也說了,伴隨著艾娃年紀的增長,這孩子和量子之海的聯系會越來越緊密,那個能讓她維持實體的量子穩定器,預測會在艾娃與量子之海的聯系達到峰值時徹底失效。

    現在距離漢克博士預言的10年期限已經過去了5年,艾娃現在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背負的痛苦,但梅林和比爾博士卻沒忘記,比爾博士這幾年一直在日以繼夜的研究著量子理論,以期找到至于艾娃的方法,但在這方面,梅林卻完全幫不上忙。

    他只能盡自己所能,讓艾娃每一次來家里做客的時候都快快樂樂的。

    瑞雯也從梅林那里聽說了艾娃的遭遇,那個一向冷漠的丫頭,也意外的對艾娃非常友善,甚至是一種近乎于姐妹般的情感,但可惜的是,精通差不多所有類型魔法的瑞雯,同樣幫不上艾娃。

    艾扎拉斯是個魔法文明,它們的大圖書館里可沒有關于量子力學和量子之海方面的知識。

    梅林伸手撫摸著艾娃的腦袋和那一頭漂亮的黑色頭發,他眼中有一抹拭不去的擔憂。

    如果這孩子運氣不好的話,5年之后,她可能就會徹底消失了,就像是漂亮的肥皂泡在陽光下消散。

    不是死亡...

    但卻比死亡更可怕,更無法預知的消失。

    “我們的艾娃又漂亮了。”

    梅林看著身邊這個越發苗條的大姑娘,他打趣道:

    “在學校里有沒有收到同學的情書啊?”

    “我沒去上學了,梅林。”

    艾娃聳了聳肩,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孩對梅林身邊的弗瑞和杜根特工點頭示意,弗瑞和杜根也都知道艾娃的事情,他們對于這比爾博士的養女也格外的寬容。

    人,都是有同情心態的,哪怕是弗瑞這樣滿腦子陰謀的家伙,對于艾娃這樣命運多舛的孩子,也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憐憫。

    當然,這也是因為艾娃的能力在帕伽索斯基地能幫上很多忙。

    “比爾叔叔讓我在實驗室里幫忙,學校里教的那些東西,在我小時候,父親就教過我了。”

    艾娃沒有避而不談自己的過去,她稍顯蒼白的臉上掛著陽光的笑容,她對梅林說:

    “我現在在跟隨比爾叔叔學習量子力學,我現在已經是他的助理了。怎么樣?我厲害吧?”

    “嗯,厲害厲害。”

    梅林回應了兩句,他對艾娃說:

    “有時間去看看馬特,他上個周還問我你去了哪...你也是,和比爾博士搬來內華達州,也不直到給馬特寫封信,你知道他的,他其實是個很敏感的人,他以為他惹你生氣了。”

    “倒也不是。”

    艾娃這一刻變得有些沉默,幾秒鐘之后,她對梅林說:

    “我只是...只是想讓他先適應一下我消失一段時間的感覺,好讓未來我真正離開的時候,他不會覺得痛苦。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傷害他。”

    “如果你離開前不告訴他,那才是在傷害他。”

    梅林嘆了口氣,對低著頭的艾娃說:

    “還有5年...你們還可以相伴著一起走過5年,如果不順利,那時候馬特應該剛剛成年...他應該有能力處理好自己的痛苦與失落,我的意思是,艾娃,別對自己那么苛刻,如果最終還是要走,我更希望,你是帶著快樂而不是痛苦離開的。”

    梅林的話說的有點傷人了。

    就連弗瑞也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但梅林知道,這些話如果再不說,可能就真的沒機會了。

    艾娃眨了眨眼睛,她抬起頭看著梅林,她說:

    “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嗎?梅林,你就不能告訴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嗎?”

    “哈哈。”

    梅林看著艾娃一臉嗔怪的樣子,他拍了拍這大丫頭的肩膀,他說:

    “拍拍別人的肩膀,告訴別人一切都會好起來,確實要比勸說他們面對現實要容易的多。”

    “但艾娃,我是看著你長大的,我知道你是多么堅強的孩子,我知道,哪怕你去了那個該死的量子之海,你也有能力保護好自己,也有能力讓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志活下去。”

    “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難,咬著牙走下去,努力找到方向和希望。”

    梅林輕聲說:

    “就當是為了馬特,為了我們,就當是為了把你當成女兒的比爾博士,好嗎?”

    “好吧。”

    艾娃扭頭看向弗瑞,她一臉笑瞇瞇的對弗瑞說:

    “局長大人,我想請2天假,去看看我的好朋友,可以嗎?”

    “去吧去吧,我給你一個周的假,好好玩,玩夠了再回來工作。”

    梅林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弗瑞再不給艾娃這丫頭批假,他自己估計都會覺得自己太冷血了。

    于是局長大人大手一揮,艾娃就得到了超長的7天假期,這實驗室研究助理發出了一聲歡呼,把自己的證件放在桌子上,閃身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弗瑞一臉不爽的看著梅林,他說:

    “瞧,梅林,我幫了你。現在該你幫我了。”

    “好吧,局長大人。”

    梅林學著艾娃的語調應了一聲,然后在杜根特工憋著笑的表情中,他化為煙霧,快速消失在二樓的階梯上,再次出現時,已經站在了史蒂夫.羅杰斯躺著的床邊。

    梅林對在另一側的忙碌的比爾博士點了點頭,后者對他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他低下頭,看著如睡眠一樣,但呼吸頻率極慢的史蒂夫.羅杰斯,這個年輕版的美國隊長似乎根本沒有被時間在身上留下痕跡。

    但梅林越是看著那張英俊中帶著剛毅的臉,當年那個老史蒂夫那張豁達的臉就在腦海中浮現的越是劇烈。

    兩個史蒂夫的外表在梅林眼前慢慢融合,最終固化成了眼前這個沉睡的年輕人。

    “唉,雖然知道你已經睡了67年,今年你已經90多歲了。”

    梅林伸手撥開史蒂夫閉著的眼皮,他輕聲說:

    “但不管怎么看,史蒂夫,你都要比我年輕多了...”

    在他和史蒂夫.羅杰斯藍色的眼球對視的那一刻,梅林眼中浮現出一團精神的漩渦,伴隨著低沉的音節聲,兩者的意志在這一刻以一種“溫和”的姿態,碰撞在了一起。

    梅林本以為這會很難。

    畢竟攝魂咒的原理就是靈魂的壓制,用強硬的方式查看別人的記憶,但在兩股意志接觸的時候,梅林卻發現,史蒂夫意志層面的反抗,并不如他想的那么激烈。

    他很輕易的就進入了史蒂夫.羅杰斯的意志世界里。

    然后,他就聽到了一首悠揚的歌曲。

    梅林有些茫然的打量著四周,在這意識的世界中,他所在的地方就像是一個空曠的舞會現場,無人操縱的留聲機正伴隨著唱片的轉動,發出一段舒緩的旋律,而在梅林眼前的舞臺中央,一縷聚光燈打在那里,在溫和的燈光下,一位身穿綠色軍裝的帥氣男子,正在和一位身穿黑色長裙的女士翩翩起舞。

    他們彼此柔情的看著對方,那雙眼中滿是不需要解釋的愛意流轉。

    這一幕美麗極了。

    梅林看著那跳舞的身影,片刻之后,他回過頭,在聚光燈之外的黑暗角落中,一個穿著星條旗的藍色制服的男人,正孤獨的坐在酒桌上,癡癡的看著那正在跳舞的身影。

    那翩翩起舞的兩個人,是年輕時候的史蒂夫和佩吉.卡特女士,而那個坐在角落里的,也是史蒂夫.羅杰斯,好像是剛剛從戰場上走下來的史蒂夫.羅杰斯。

    梅林走了過去,他拉開椅子,坐在了史蒂夫身邊,他說:

    “我叫梅林,梅林.萊利,我是神盾局的特工,你可以理解為,我是佩吉.卡特女士的下屬,我奉命前來喚醒你,史蒂夫...外界的世界,需要你。”

    “噓...”

    穿著作戰服的史蒂夫伸出手指,他看也不看梅林,他做出了一個禁聲的動作,他說:

    “別打擾我,我正在赴約。”

    “赴約?”

    梅林問到:

    “和誰的約會?”

    “周六,鸛鳥俱樂部,晚上八點整,不能遲到。”

    史蒂夫看著眼前那伴隨著歌聲起舞的兩個人,他低聲說:

    “我來了...”

    “我就在這里,我不會離開了。”

    梅林沒有回答,他不再詢問,而是安靜的坐在史蒂夫身邊,等到好幾分鐘之后,那歌聲緩緩平息,聚光燈的光芒也緩緩消散。

    在那最后的光芒中,在兩人眼前,史蒂夫和佩吉的幻影手牽手,有說有笑的離開了舞臺,走向這舞臺的出口。

    然后,一切都黯淡了。

    就像是,一個美夢即將終結。

    “這就是你最遺憾的事情嗎?”

    梅林伸出手,一杯加了冰塊的美酒詭異的出現在手中。

    這里是史蒂夫的精神世界,這里的一切都基于想象而生,對于一名嫻熟的巫師而言,這樣的世界是可以隨意改變的。

    梅林將那杯酒放在唇邊,他對沉默的史蒂夫說:

    “我無法扭轉時間,史蒂夫。”

    “但我可以告訴你,你其實并沒有錯過那場舞...我數次見過佩吉女士,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其實從未離開過她。”

    梅林說:

    “史蒂夫.羅杰斯一直陪在她身邊,直到他們在1998年神秘失蹤,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史蒂夫...雖然我無法解釋這個現象,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證,卡特女士身邊,一直有一位史蒂夫.羅杰斯,我懷疑,那是來自未來的你,或者是,來自另一個平行世界的你。”

    “你沒有錯過那場舞會,史蒂夫。”

    “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