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交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可大意
    一九四二年二月八日,農歷臘月二十三,張曉儒與陳國錄等淘沙村的人,回淘沙村過小年。

    自從調到縣城新民會調查科后,張曉儒已經幾個月沒回村了。剛進村,就碰到了自衛團的隊員。看到張曉儒,雖然打了招呼,可并沒有那種親切感。

    除了幾個主要成員外,其他人都堅定地認為,張曉儒是淘沙村走出去的大漢奸!

    張曉儒回來,既是為了陪母親過小年,也是想召開一次二區的黨委會議。原七零五民兵連支部委員,都進入了二區黨委。

    晚上,沒在張曉儒家的窯洞,而是在張家大院的后院,召開了二區黨委會議。

    張曉儒沉聲說道:“同志們,快過年了,可我們更要警惕。因為敵人還沒消滅,他們不會讓我們過個安心年。今年,縣里多了個剿共團,他們步步緊逼,不會讓我們好過。可以預見的是,根據地的日子,將越來越難過。我們在敵占區,要積極配合家里的部隊,不僅要提供情報和物資,還要配合部隊,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

    日本人并不過春節,越是過節,他們就越有可能瘋狂。而姬永昌的剿共團,專為剿共而來,他們在某些方面,比日本人更加兇殘。

    比方說,日本人的哨卡,根據地的同志,只要有證件,隨便就可以通過。日本兵只認證件不認人,在他們看來,中國人長相差不多,而且中國的文字,也未必認得。

    可偽軍就不一樣,他們就算不是本地人,至少也是山西本省的,他們分得清周圍的村莊,以及中國人相貌之間的差異。

    比如說,如果有人拿杜村的證件,他們就會懷疑。

    關興文說道:“上面確實加強了據點的力量,大楓樹據點來了一個排的剿共團,張店據點聽說多了一個連。”

    原本他是大楓樹據點的警備隊長,據點內的事情,基本下他說了算。山田正雄對他也很信任,只要周圍沒有游擊隊,山田正雄巴不得天天躺在炮樓睡大覺。

    陳光華說道:“三塘鎮據點,也多了一個連,范培林與對方發生了幾次摩擦。警備隊與剿共團還打過一次,我們有個兄弟腿都斷了。”

    他在三塘鎮據點警備隊當小隊長,陳光華的組織能力非常強,已經發展了不少同志。

    陳景文點了點頭頭:“這件事我知道,說句實話,警備隊沒干過人家。”

    他現在是三塘特務隊的隊長,三塘鎮發生的事情,沒哪件他不知道。

    陳光華氣道:“景文,大家都是同志,下次再碰到這件事,你得幫我們。特務隊可以抓人,你就以抓捕抗日分子的名義,把剿共團的人抓幾個,看他們還敢囂張!”

    陳景文苦笑著說:“七書計現在負責特務隊的工作,你看可以隨便抓人嗎?沒有證據,至少也要有嫌疑嘛。”

    陳光華不滿地說:“此事你和達哥想點辦法嗎?我們還能被外來的欺負不成?”

    張達堯鄭重其事地說:“我們是共產黨員,我們的隊伍是革命隊伍,可不是用來欺負人的。”

    李國新說道:“張達堯同志說得對,我們是共產黨員,是革命隊伍。剿共團的士兵,再壞也壞不過小鬼子吧?”

    張曉儒說:“李國新同志講得很有道理,我們在敵占區戰斗,并不是一味的與敵人拼刺刀。還要分化、瓦解敵人。要用一切手段,做敵人的工作,爭取把他們拉到抗日隊伍中來。陳光華的活動能力很強,這個任務交給你。”

    陳光華說:“這幫人很頑固,我看只能消滅。”

    李國新也說道:“只要宣傳工作做到位,只要拿出我們的誠心,讓他們知道日本鬼子的暴行,會有人加入我們的。”

    張曉儒說:“我聽說,最近在根據地流行一道《參加子弟兵》的歌,激起了很多人參加抗日的決心。”

    張玉亭馬上說:“是的,我還會唱呢。”

    “冬天到,雪花飄,鬼子一到糟了糕,先殺父和母,后把房子燒,野蠻瘋狂逞兇暴,這等大仇恨,豈能忘記了?參加子弟兵,誓把,仇報恨也消。”

    一首《參加子弟兵》,讓會議突然陷入了沉默,這首歌可不是憑空捏造的,哪一樁都沒冤枉日本鬼子。

    還是關巧蕓最先說話,她握緊拳頭,氣憤地說:“真該把這幫小鬼子全部殺光!”

    張曉儒鄭重其事地說:“殺小鬼子沒問題,但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同志們的生命最寶貴,寧可少殺鬼子。這一點,我希望所有人都注意。我們要跟小鬼子拼,但不是硬拼,要巧拼。碰到小股敵人,可以搞一下,碰到敵人的運輸隊,可以炸一下。罪大惡極的漢奸,也可以除掉。但是,一旦敵人過于強大,盡量不要動手。就算動手,也要一擊而退。你們現在也是指戰員,你們的任何一個舉動,都將決定同志們的生命!”

    關巧蕓說道:“曉儒哥,現在就算有鬼子到了客棧,我也能笑臉相迎呢。”

    她在縣城開新天客棧,如果一見到敵人就咬牙切齒,早就暴露了,張曉儒也不會讓她待在縣城。

    關巧蕓早就不是那個剛參加革命的莽撞女子了,現在的關巧蕓,在縣城與敵人機智周旋,新天客棧不僅是二區的交通站,也兼著情報站的任務。

    會后,張曉儒單獨把陳光華、陳景文和張達堯、李國新留了下來,開了個小會。

    張曉儒叮囑道:“三塘鎮來了一個連,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你們的工作,將變得更加危險。特別是陳光華,要經常與敵人交流思想,更要注意保護自己。”

    張達堯和陳景文,身邊都是自己的同志。雖然也在敵占區,可有其他同志的配合,安全方面不用擔心。

    但陳光華不一樣,他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做敵人思想工作,一時碰到頑固的敵人,就特別危險。

    陳光華不以為然地說:“我能有什么危險,范培林和小川之幸都很信任我。”

    張曉儒正色地說:“不可大意!”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