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龍王大人在上 > 第五十章 狗肉鋪子,奈何橋
    “走,我們去湖邊。”張青陽抬腳出了廳堂向地下湖走去。泰坦貓跳到包中鉆了進去。

    路過被鎖住的瘸子,阿土忽然怯生生道:“哥,能將瘸子給放了嗎?我以后一定不讓它再去湖里偷玄龜吃了。”

    張青陽想親自過去把鎖鏈解開,但是看瘸子冷冷的眼神,又默默地停下腳步對阿土道:“去把瘸子放了吧,以后你們跟我去上面,它就是想吃玄龜也吃不著了。”

    “瘸子也可以和我們一塊到地上面生活嗎?”

    “當然。”

    “太好了瘸子,我們以后可以每天都能見到陽光了。你以后要乖乖地,不能惹哥哥不開心,知道嗎。”阿土一邊解鎖連,一邊對著瘸子說道。

    血肉模糊的瘸子甩了甩身上的毛,就跟在了阿土的身后,對自己身上的傷沒有一點感覺,真是一條狠狗,張青陽暗暗贊了一句。余長老的龜寵級別很高,等下萬一突然發難,有瘸子在,情況會好一些。

    兩人一狗,來到湖邊。

    張青陽說道:“阿土,你知道怎么把余長老的那只龜寵給叫上來嗎?”

    阿土眨巴眨巴眼睛,道:“不……”

    話音未落,水浪猛地涌起數米高,一頭宛如一座樓船般大小的巨龜浮了上來。兩個龜眼望過來,兇光四射,好不嚇人。

    瘸子渾身毛炸起,骨骼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身體膨脹成小牛犢子那么大,體內透著紅光,好似巖漿爆發般,一股雄渾氣勢涌出,與巨龜對抗。

    張青陽不動神色向后退了一步,催動黑熊鍛體術暗自戒備,不過心中卻并不太害怕。

    巨龜目光不善,但是從它的眼神中張青陽注意到它神光渙散,顯然余長老身死,對他的寵獸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從而控制不住自身力量,兇威溢出。

    張青陽清清嗓子道:“你主人讓你把湖底的霸下石碑馱上來。”

    巨龜盯著他,張青陽內宇宙中第二條心靈之橋上的霸下雕塑忽然一動,散發出靈光。

    巨龜收回目光,一張嘴,一股水浪卷著一面一米高半米寬的石碑砸在兩人一狗面前。

    阿土興匆匆找來兩根火把,在火光照耀下,張青陽掃去石碑表面的水草和水底的淤泥。

    石碑上刻著一頭栩栩如生的霸下,龍角、龍尾、龜背、象腿。

    張青陽看向霸下的眼睛,那頭霸下頓時活了過來,雙眼透著兇焰神威。只是一眼,張青陽就感到難以呼吸的壓力如滔天海潮般壓了過來。

    張青陽渾身難以動彈,仿佛來自血液和無窮歲月之前的血脈傳承讓自己不敢動。張青陽覺得自己在對方面前就如同一只不知秋冬的春夏蟲豸,瑟瑟發抖。

    “哥,哥。”

    阿土的呼喊近在咫尺,卻好似從天邊傳來,似乎隔著很遠很遠的距離,聽不真切。

    到是內宇宙中的睚眥陡然發出一聲怒吼,那頭睥睨蒼生的龍龜猛地往張青陽身上一撲,張青陽頓時驚醒過來,頭臉全是冷汗。

    “哥,你沒事吧?”阿土一臉疑惑地看著張青陽,“你看到這塊石碑就一直在發呆,我怎么叫你,你都沒有反應。我拉你胳膊你也沒有反應。”

    張青陽迅速瞥了眼石碑,石碑上的霸下并無什么異狀,一切都好似一場幻境。

    “我發呆發了多久?”張青陽問。

    “吃五碗飯的時間。”阿土眨眨眼道,“也可能是六碗飯的時間。”

    張青陽看看他瘦小的身體,五碗飯,那么能吃得嗎?請問你的肉都長到哪去了?

    五碗飯到六碗飯,以阿土的吃飯速度來看,差不多就是半個小時左右。

    在他記憶中,他被霸下看了一眼就被它的氣勢給震住了。但是他感覺時間也并沒有多長,最多十幾秒鐘,沒想到竟然快半個小時。

    張青陽再看石碑,石碑上的霸下雖然依舊栩栩如生,但是雙眼已經沒有了神采。

    余長老的玄龜噴出一股水浪,卷著石碑,一起沉入湖底。

    張青陽將意識沉入內宇宙,看見新練成的心靈之橋上,那頭霸下多了許多的神采。見到張青陽,就發出“哞”的牛叫聲,石碑上的字跡也顯露出來,上書三個字“奈何橋”。

    傳說中地獄里橫跨九泉的奈何橋!

    好吧,第二條心靈之橋就叫奈何橋吧。

    確定內宇宙無事,張青陽又駕馭奈何橋出了混沌圈。

    兩人找了個地方刨了個一人長的深坑,將余長老埋在這里。

    阿土又傷心地哭了一會兒,張青陽道:“余長老一心想著神龍會,長眠于此,日日都能見到霸下宮,他一定會開心的。”

    張青陽帶著一步三回頭的阿土回到地面上。

    呼吸著凌晨的空氣,張青陽心中不由得泛起再世為人的唏噓感。

    天色剛開始有點亮,圖書館中無人。兩人一狗做賊似地迅速從圖書館中溜走,回到了家中。

    張父、張母很是勤快,天剛亮,就起床燒火、做飯。

    張父在廚房“當當”地切肉、剁骨,張母就收拾屋子、桌椅,將人來人往的小店打掃的一塵不染。

    張青陽帶著阿土和瘸子,趁著張父在廚房,張母低頭擦桌子的間隙,快速向著樓梯走去。

    “站住,怎么這么晚……呃,不對,怎么這么早出去……”張母的聲音忽然傳來。

    張青陽一只腳已經踩在樓梯上,又干笑著停下道:“早起鍛煉,空氣……”

    “還撿了個小乞丐……”張母一臉驚訝道。

    “不是……”張青陽馬上滿臉堆笑準備編故事……解釋。

    “他爸,趕緊把門關上,你兒子拐了個小乞丐回來,小乞丐還偷了一條狗,這狗還是條流浪狗。”張母馬上轉頭朝廚房里的張父道。

    張父沉著一張臉,拿著剁骨刀三步兩步走了出來。

    “哐當”一聲,門被關上,屋內陷入死一般的安靜。

    張父拿刀指著張青陽道:“說……”

    張母拍了他一巴掌,沒好氣道:“干什么,要打要殺的,拿著刀做什么,別嚇著我兒子。”

    張母轉過頭,把臉一沉道:“說,狗從哪偷的?”

    “沒有……”

    “小小年紀不學好,別跟我說你沒偷狗。你爸以前在狗肉鋪子里當過學徒,專門養狗的。什么狗我一看就知道,這只狗看著跟流浪狗似地,但是這狗圓頭短吻,骨架粗壯,四肢有力,眼神穩定,一看這條狗就不一般。”

    張青陽小聲道:“媽,你不說我爸才是狗肉鋪子的學徒嗎?”

    張父在一邊道:“你媽說得都對。”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