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我被時間回旋踢 > 第六十七章 迎刃而解
    江總的話讓卓群無比震驚,他這才明白了年總身后藏著的光環是什么。

    他絕對沒能想到自己竟身邊還藏著這樣一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是啊,這些才是真正的大生意。

    難怪年總能隨便掏出兩千萬做投資不當回事。

    這對他僅靠貸款的抽水獲利來說,確實有點不相匹配。

    難怪各行各業,許多身負官職的人對他也恭敬有加。

    這也與他與身在金融圈里的人際關系,很有點自相矛盾。

    看來,舒服的日子過久了。自己就連新聞工作者敏銳的觀察力都在失去。

    “現在你明白了吧,我為什么這么說。其實你早就應該找他的,雖然他價格很貴,可確實能辦成事。怎么樣?要不我送佛送到西,現在就幫你約他談談好不好?”

    眼見江總拿起了電話,卓群眼里不由燃起希望。

    但很快卻又黯淡下來。

    他不無后悔的說,“可……可問題是我得罪過年總。我……我怕人家現在連見都不愿意見我。”

    跟著卓群就把自己和史老板的爭斗,以及自己怎么駁了年總面子的事兒,跟江總大致描述了一下。

    沒想到江總聽了這些恩恩怨怨卻全沒在意,反倒很篤定的寬慰他。

    “你又把事情想差了。這樣的事兒的確會讓人不高興,可你別忘了,你的拒絕還是很禮貌的,畢竟給人留了臺階。而且事后年總不是也沒把當初投給你的錢撤走嘛。這就足以說明,年總并沒為此真的怪罪你。”

    “當然,這件事也不會全無影響。但我覺得,最大的可能性無非是年總會把幫你辦事的價格抬得高一些。所以關鍵問題不在于你得罪過他,而是你肯付出多少代價,能付出多少代價。”

    “實話實說,我所了解的年總,是個很理智的生意人。所以我有把握他能幫忙。但到時候,對于人家開出的價格你別喊吃不消就行。”

    “小老弟,你要還不信,不妨咱倆打賭吧。我打個電話把事情來龍去脈都說清楚。如果年總樂意見咱們,你就輸給我一百萬。如果他拒絕見咱們,我賠給你兩百萬怎么樣?”

    這下卓群真感到了希望,他一下就有了情緒的反應。

    “你是說,只要我付得起錢他就會幫我?那就沒問題了。江總,我看咱們也沒必要打賭了。就沖你這么夠朋友,哪怕談不成,我也給你五百萬。如果事談成了,我再送你一動香山的別墅。就算謝謝你了。”

    饒是江總自己就是有錢人,也不禁被卓群出手之大的豪氣,小小的震驚了一下。

    隨后便再無二話,點點頭,真的開始撥打電話。

    很快電話通了,但偏偏好事多磨。

    電話對面不是年總本人,竟然是他身邊的秘書。

    而且通過對話,聽那意思,年總正在跟大人物談重要的事,似乎無暇抽身。

    卓群不禁為此暗暗叫苦,精神萎靡。

    好在又聊了幾句,事情有了轉機,江總終于沖卓群點了點頭。

    看那意思,很可能是還有希望。

    這讓本來已經相當失望的卓群又重新有了精神頭。

    再往后,事情終于辦成了。

    江總拿著電話耐心的又等了幾分鐘,年總還真的來接電話了。

    因為知道年總時間不多,江總也不耽擱時間寒暄了,開門見山直接說。

    “年總,又有麻煩事求你了,很大的麻煩……什么事?見面再說行嗎?……不,不是我自己的事兒,是咱們投資界最出風頭的新秀……對,就是我介紹給你的那個特別會賺錢的年輕人……”

    “我們想現在就見你,挺急的事。如果你有時問,我們現在就去找你……怎么這時候才想起找你?哈哈,還不是年輕人臉皮薄嘛。那個小老弟,還以為他大大得罪你了……是的,酒樓那件事。而且他也真把跑貸款當成了你唯一的業務……”

    “你說什么?哈哈,是,是很可笑?那好,我們現在就去了,你說地址吧……多長時間?有半小時我們就能到……好的,好,一會兒見。”

    隨即,江總掛斷電話,神采奕奕的對卓群報了喜訊。

    “已經妥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釣魚臺國賓館。”

    不能不服,有的人就是神通廣大。

    當面對面與年總進行了一番談話之后,讓卓群最急不可耐要解決的麻煩,輕而易舉的都迎刃而解了。

    不但他遭遇的綁架案,成了由京城市局給“二處”下達的死命令,限期一個月必破的案子。

    夏巍峰也被限制離境。

    并且他和參與綁架的三個人,一起成了全國范圍追捕的犯罪嫌疑人。

    另外,卓群身邊還多了兩個據說是“秘密部隊”退役,專門為“大人物”服務的專職保鏢。

    甚至就連卓群的老家,當地市局也派了專人去保護卓群的父母。

    所以當卓群告別年總和江總,帶著兩個保鏢回到凱賓斯基飯店后。

    他心里的陰霾一掃而光,變得如同陽光普照。

    就像當初在郵市的高點,大舉拋出手里郵幣卡時欣喜一樣,只想高呼“天無絕人之路”。

    他相信自己重新又把握住了生活的方向。

    他再次相信財神是最偉大的神,在世間是無所不能的了。

    盡管年總的要價絕對不便宜,為這一系列的“服務”開價六千萬。

    可別忘了,卓群的人身安全價值幾何啊?

    何況錢對他來說,本來不算得什么。

    哪怕花費再多,只要能讓他恢復自由身,他去哪兒都能很輕易的把這筆錢賺回來。

    說到這點,卓群就信奉一句話,只要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他反倒慶幸事實正如江總所說,年總是個只要你付得起錢,就能為你提供價值相當權力服務的生意人了。

    因為經歷過這么多磨難,卓群已經深刻的體驗到,人生在世,簡直就是如履薄冰。

    你萬一一腳掉冰窟窿里去了,連撈你的人都沒有。

    而年總經營的生意,就等于他可以給自己的人生加一個保險。

    這正是他迫切所需,過去想買都不知道去哪兒買的稀缺商品。

    人生中總有許多關鍵的時刻,往往人只需要找到一道橋梁跨過去,就能獲得嶄新的人生。

    毫無疑問,在卓群看來,年總就是他的橋梁,是他通往成功的踏腳石。

    所以假以時日,他必定會讓整個世界再次為他而震驚。

    唯一的問題只是他會達成什么樣的成就而已……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