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三圣石 > 168、怪店
    夜行客棧內陰森黑暗,只有老嫗手中蠟燭的光芒微微點亮了四周,不過燭火昏黃,將眾人的臉龐點綴地晦澀不明,真的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鬼氣。

    老嫗聽到七葉的質疑,微微一笑,露出黑洞洞的嘴,里面竟然沒多少牙齒了。以五十多歲的年紀而言,這牙齒掉得有點早。

    “客人不要害怕,我們玄女鎮其他東西不多,就是玄士多,他們會占卜算命,也會請神邀鬼,每個屋子他們都會布置些玩意,而我們夜行客棧的老板就是個玄士,因為一半的屋子會請鬼神來休息。”

    老嫗十分平靜地說著,但聽到其他人耳朵里卻是背脊發涼。好好的客棧竟然請鬼入住,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嘛,這樣的房間還有人住嗎?

    眾人沒說話,老嫗卻開口了:“這就是我們玄女鎮的規矩,客人如果不放心,那么請便吧,出了鎮子一百里是風波鎮,你們可以到那里投宿。”

    眾人心中一陣無奈,他們就是來此處尋找安通的,去什么風波鎮啊,不過這里的確邪門,不知道那些玄士布置的是真是假。

    小飛取出了一錠銀子,交到了老嫗手里說道:“我們就要一間半,那半間我住。”

    老嫗收好銀子,依然露出那抹陰森森的笑容:“那好,那好,我帶幾位上樓。”

    這間客棧共兩層,下面是吃飯的客堂,而上面則是廂房。說是廂房,其實就是一張床,外加一直桌子而已,房間也很小。

    當然小飛的房間有點不同,那就是有個壁櫥,壁櫥上沒有其他擺設,只有一個牌位,一個香爐,里面的香灰竟然是新鮮的。

    “店家,我們趕了一天的路,有點餓了,有吃的嗎?”小飛看了下房間,便轉頭問向老嫗。

    老嫗點頭道:“晚上還剩了半只雞和半只鴨,客人不嫌棄的話,我就去拿過來。”

    “出門在外嫌棄什么,有什么吃什么吧,最好加上一碗米飯,那就完美了。”小飛這時卻沒要酒,先填飽肚子再說。

    “有的,有的,客人請跟我來吧。”

    在老嫗的帶領下,一行人再次來到樓下,而這時客堂多了一個老人,正將碗筷端上桌子。

    那是八大碟雞鴨魚肉,都是新鮮做出來的,但是奇怪的是每份菜上都點著香,看起來十分怪異。

    微微和七葉都以為這是給她們上菜了,原本以為是殘羹冷炙,現在看來還不錯啊。

    可是她們還沒坐上去,老人便大喊道:“你們干什么?不要命了?”

    微微被嚇住了,七葉也驚疑不定,五葉幾步上前問道:“什么事?”

    老人還沒回答,老嫗便上前解釋道:“他們都是外鄉人,剛來住店的,我還沒跟他們說呢,你做好儀式后就去睡覺吧,這里有我。”

    老人看了小飛幾人兩眼,然后什么都沒說,放下手里的東西,便快步走向了拐角的一間房間,門被重重關上了。

    還沒從舉止怪異的老頭身上緩過神,老嫗便說道:“每天子時,我們都要供奉過路孤魂野鬼,送上餐食和房間,做陰間生意,積攢陰德。所以這些餐食你們不能動,位置更不能坐,會沖撞先人的。”

    結合剛才老嫗的交代,這樣的解釋也算合情合理,不過半夜供奉什么鬼怪,這也太邪門了,真不知道除了他們本地人,誰會來住宿。可是反過頭來說,本地人也不用住宿啊。那么這家客棧的意義又在哪里?

    看著八只碟碗中那徐徐升起的青煙,幾個人坐到了鄰桌上,當然這次端上來的還就是殘羹冷炙了。

    小飛一邊吃著,一邊卻向老嫗問道:“店家,你說現在只有一間半房間,但上面至少有十多間客房,里面都住滿客人了?”

    老嫗點頭道:“是啊,是啊,他們早就睡下啦。”

    小飛不解問道:“他們都是外鄉來的?”

    老嫗看了小飛兩眼,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嘆道:“夜中趕路的都不容易,所以老板才開了這間客棧,方便大家。”

    方便夜里趕路的旅人?難怪叫夜行這個名字,但是誰會在夜中趕路,是人,或者是鬼?

    五葉他們雖然都是江湖兒女,但對于鬼神之事還是有天然畏懼的,聽到這不由自主都咽了口唾沫。至于微微卻嚇壞了,一直抱著小飛的手臂。

    老嫗這時對著那桌供奉鬼神的香煙拜了拜,然后打算就著蠟燭做些針線活,小飛卻抓住機會繼續發問。

    “店家,鎮子上住著多少人啊,都是玄士嗎?”

    對于這個問題,老嫗不疑有他,一邊做著手上的活,一邊漫不經心回道:“玄女鎮上的人大多數都是玄士,幾乎每家每戶都供奉鬼神,不過大部分年輕人都出去了,留在鎮子里的老人比較多,一般也沒外人來打擾。”

    小飛了解地點點頭,繼續問道:“玄士可以給人算命驅禍,那么鎮子里的人呢?他們靠什么為生呢?”

    老嫗回道:“做什么的都有,就像我待在店里,做點小活,賣給那些人。”

    這是小飛才注意到,在老嫗手中縫補的并不是什么衣服鞋襪,而是一個娃娃,一個極為怪異的娃娃。

    那是個小人模樣,穿著紅色肚兜,腳上是虎頭娃娃,而在小人的腦袋上,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奇怪符號。

    小人的眼睛鮮紅鮮紅的,仿佛能滴出血來一般。微微看去的時候,也被嚇到了,這樣恐怖的娃娃她也是平生第一次見到。

    老嫗所謂的小活就是做這種娃娃,但這樣的娃娃有什么用呢?

    小飛也不得而知,但他也不再問了,而是轉變話題道:“店家,你說鎮子里一般沒外人,那最近你見到的外鄉人多嗎?”

    老嫗微微停下手里的活計,多看了小飛兩眼,那種眼神透著怪異,好像什么秘密被小飛探知了一般。不過很快老嫗又恢復了正常。

    “哦,還是有一些路過的,就像幾位客官這樣,畢竟這里是官道邊的鎮子。”老嫗的回答模棱兩可。

    小飛追問道:“那么外鄉人會不會在鎮子上常住呢?”

    小飛的意圖是安通,按照時間來算的話,安通如果真在這里,那么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一個月。

    老嫗卻繼續漫不經心回道:“我們這樣的鎮子,外人怎么會選擇常住?大多數都是旅客罷了,我說過,住在這里的都是老人,不愿離開罷了。”

    小飛還想問什么時,供桌上的香燭都已經燃盡,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小飛好像真看到一張模糊的臉,迅速消失在供桌后面。

    小飛感到不但這個客棧透著說不出的怪異,整個鎮子好像都籠罩上一層迷霧,讓人看不清,那個關鍵證人安通,真的在這里嗎?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