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天策大明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暴風雨來襲
    景泰元年七月,北京城。

    此時的北京城內暗潮涌動,自從正統帝被迎回之后,整個朝堂便陷入了一股莫名的沉寂之中,所有朝臣都是就事言事,在朝廷里沒有人愿意多說一句話。

    眼下的節骨眼上,太上皇和景泰帝正在暗地里叫著勁,特別是景泰帝正在全力清除太上皇一黨的朝臣,誰多說一句不該說的話,或是模能兩可的話,就有可能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起來,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甚至是身首異處!

    就連兵部尚書于謙、右都督石亨、司設監太監曹吉祥、監察御史徐有貞等人也是如此。

    于謙每日里只是應對朝政之事,絕不談論、涉及皇權之事。

    而右都督石亨、司設監太監曹吉祥、監察御史徐有貞等人雖然心中偏向太上皇正統帝,但是面對景泰帝的強勢,此時也是全部保持了沉默。

    就在朝堂上各方勢力不約而同的保持一致,對景泰帝和太上皇正統帝之間的爭斗不發表任何意見的時候,兗州府總兵官劉君韜和于家家主于邵秦、田家家主田尋、曹家家主曹寶壘之間的爭斗,傳到了朝堂之上,頓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特別是于家家主于邵秦、田家家主田尋、曹家家主曹寶壘三人通過各自在朝堂上的關系,將劉君韜私自擴軍、擁兵十萬的消息散播出來,而且還將其余八家南直隸大佬被劉君韜暗中殺死的消息也傳了出去,頓時就讓朝中的御史言官陷入了極度的興奮之中。

    幾天之內,御史臺等眾多言官紛紛上書彈劾兗州府總兵官劉君韜,奏請景泰帝立即將其罷免,并且派出錦衣衛前往兗州府城捉拿劉君韜,將其押赴京城下詔獄。

    同時,眾多言官紛紛羅列劉君韜的罪狀,斥責其在對陣瓦剌大軍時畏敵避戰、養賊自重;在馳援北京城的時候貪墨軍餉、私吞繳獲;在兗州府城私自擴軍、橫征暴斂;和山東賊寇相勾結,迫害良民百姓等等,共計三十八條罪狀!

    隨著這些言官紛紛鼓噪,原本好像是一潭死水的朝堂瞬間就變得波瀾壯闊,各方朝臣紛紛對此事發表議論。

    右都督石亨聞訊也是跳了出來,對劉君韜展開彈劾,指責其在對陣瓦剌大軍時擁兵不前。

    而司設監太監曹吉祥、監察御史徐有貞由于和劉君韜接觸不多,并且二人不愿意當這個出頭鳥,所以暫時并未和石亨一同彈劾劉君韜。

    與此同時,兵部尚書于謙憤怒不已,當即在朝會上痛斥右都督石亨和眾多御史言官的論述,將劉君韜在北京保衛戰中立下的赫赫戰功意義列舉出來。

    并且,于謙在朝堂上當著景泰帝的面,質問眾御史言官和右都督石亨:“兗州府總兵官劉君韜率兵兩萬八千在彰義門外邀戰二十萬瓦剌鐵騎死戰不退,全軍將士自千總以下陣亡數千人,斬獲賊寇首級將近兩萬,這也叫畏敵避戰、養賊自重?這也叫擁兵不前?你們分明在顛倒黑白!”

    接著,于謙就劉君韜擁兵十萬的問題說道:“兗州府的地方守軍向來單薄,各地衛所兵馬早就十不存一,各地的軍戶也是屢屢逃亡,這是大明普遍的現狀!劉君韜率部駐扎兗州府,要鎮守一府之地,沒有兵力怎么能行!況且劉總兵擴軍,也是向兵部報備過的,也是經過我批準的!”

    最后對于劉君韜和那些南直隸大佬的爭端,于謙說道;“雖然劉總兵在這件事情上太過沖動,就算是在這件事情上鬧出了人命,可是那些南直隸的大佬就那么的干凈嗎!”

    石亨冷笑一聲,說道:“此話怎講?于大人為了袒護劉君韜,要給南直隸的那些良善百姓潑臟水嗎?”

    于謙沒有理會石亨,而是直接對景泰帝說道:“陛下要是不相信,可以派出錦衣衛查一查那些南直隸大佬,看看他們的手上是否沾著人血,看看他們的手腳是不是那么干凈!”

    一名言官見狀出列說道:“就算是那些南直隸的商賈不怎么干凈,那也抵消不了劉君韜的罪行!”

    于謙冷哼一聲,說道:“哼!對付那些地方上的惡豪強,而且還是在朝中有所勾連的惡人,尋常手段豈能奏效!這些檢舉文書上提到的人命,就算是和劉總兵有關系,那也是劉總兵行非常之事!朝廷就算是要查辦此案,也要對雙方一同查辦,決不可有所偏駁!”

    此話一出,石亨和那些御史言官頓時眉頭緊鎖,一時有些語塞了。

    畢竟石亨和眾多的御史言官和那些南直隸的大佬不清不楚,雙方暗地里來往密切,而且這些來往都是伴隨著白銀和人命,甚至是對于朝廷的不少利益暗通款曲!

    此時景泰帝真要是下令全面徹查,朝中的這些御史言官、甚至是右都督石亨都會收到牽連。

    于是,石亨率先說道:“于大人,為何一個總兵和幾個豪商而煩擾陛下,動用北鎮撫司的精銳,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那右都督的意思是?”

    石亨想了一下,便說道:“我看這樣好了,此事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就讓劉總兵和那幾家南直隸的豪商各自搜集證據,以一月為限,到時候誰的證據充足,誰說的就是事實!如何?”

    于謙微微皺眉,顯然是擔心如此過于斯文,都是舞文弄墨的把戲,劉君韜一介武夫,不一定比得過南直隸的那些豪商,便有些猶豫起來。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景泰帝沉聲說道:“依朕看,右都督所言甚有道理,就這么定了!”

    眼見景泰帝作了決斷,于謙也只能認了。

    當天下朝之后,于謙便急忙派人給劉君韜送了消息,讓其抓緊時間搜集那些南直隸大佬橫行不法的證據,同時在此期間也不要擅自動作。

    顯然,于謙也知道那八家大佬的死和劉君韜有關系,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劉君韜做的。

    不過于謙也不是迂腐之人,明白劉君韜也是被那些大佬逼的,而且相比于一些只知道斂財的商人而言,于謙當然要力保劉君韜這個能征善戰的勇將。

    當然,于謙也是少不了對劉君韜一頓斥責,一連寫了幾封書信,在信中對劉君韜的做法很是不滿。

    劉君韜接到了于謙的書信之后,便笑著對藍思齊藍說道:“看來我是把兵憲氣到了,改天有機會去京城,我一定要登門請罪的!”

    藍思齊也是笑著說道;“話雖如此,不過總鎮,咱們是不是將探查部搜集的那些證據交給兵憲,也好讓兵憲在朝中好說話些,免得被石亨和那些蒼蠅一般的言官糾纏不清!”

    劉君韜想了一下,便說道:“也好!”

    于是,劉君韜便對旁邊的劉子安說道:“立即派人去一趟京城,務必將那些證據直接交給兵憲,萬萬不可出任何意外!”

    劉子安重重的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去辦事了。

    而后,劉君韜又是對藍思齊說道:“咱們這邊這么忙活,那于家家主于邵秦、田家家主田尋、曹家家主曹寶壘也一定沒有閑著,他們應該也在不遺余力的搜查對咱們不利的消息和證據!”

    藍思齊沉吟了一下,便說道:“這個好辦,總鎮只要讓駐守在徐州的兵馬動一動,嚴查北上兗州府的道路,將那三家的探子攔在外面,他們就查不到什么有價值的消息!”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