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普渡 > 第191章 黑襯衫
    “陳大師?”

    正在為靳芳菲失蹤的事情而焦頭爛額的陳大楷,忽然接到了那位高僧的電話。

    雖然這位高僧年輕得不像話,也帥得不像話,但是“高僧”兩個字是出自某位大人物之口,他也不敢等閑而視。

    “幫忙?您客氣了,有什么事您直接說,能幫得上的我老陳一定幫!”

    雖然他現在完全沒有閑情去管別人的閑事,但那也得分人。

    “什么?”

    陳大楷聽到這位年輕高僧的要求驚叫起來,臉色變得古怪。

    要不是有那位大人物提前打過招呼,他真要以為這個年輕人是個變態。

    “什么!您說的是真的?!”

    “好好好,我我馬上給您送過去!”

    “好的好的,我馬上就到,再見!”

    陳大楷聽到手機里傳來的聲音,聲音都變尖銳了,連連點頭。

    掛了電話之后,眉頭深深地皺起,兩手緊緊握在一起搓著,來回走動,自言自語。

    “他不會是忽悠我呢吧,用貼身物件就能找到靳芳菲?”

    想到那位大師的臉他就生不起什么信心。

    “不管了!”

    狠狠地跺了跺,就一邊撥出電話,一邊急急跑出門。

    就算這個年輕大師不靠譜,他背后的大人物總不會忽悠他一個小制片吧?

    而且靳芳菲是在他負責的劇組里出的事,整個劇組包括他在內,沒有人能脫得開干系。

    這當口,他也只能病急亂投醫了。

    靳芳菲雖然后臺很硬,但終究還是個藝人。

    以陳大楷的身份,想要拿到她的貼身物件也不是難事。

    沒多久,她的小助理就匆匆拿著東西交給陳大楷。

    ……

    “……”

    陳亦嫌棄地用兩根手指指尖拈著一件睡衣,頭往后仰,手臂伸地筆直,生怕這玩意兒碰到自己。

    這個陳大楷,叫他拿個靳芳菲的私人物件而已,干嘛拿這種東西?

    還好只是件睡衣,不是某種原味……

    “嗷嗷嗷,快點,干活!”

    陳亦直接將睡衣扔到了一邊的嗷嗷嗷頭上,將它整個蓋住。

    “嗷嗚~”

    小白喵掙扎出來,哀怨地看了一眼陳亦,委委屈屈地湊近睡衣。

    濕潤的粉色鼻頭動了動,腦袋又晃動了幾下,在空氣中嗅著。

    “嗷~”

    回頭看向陳亦叫了一聲。

    “要到天上?”

    陳亦皺了皺眉,然后冷笑了一聲:“好。”

    拎起嗷嗷嗷,一步踏出,便已從陽臺外飛出,騰在半空,動念間,筋斗云已經出現在腳下。

    在現世,他也不怎么放心把筋斗云放出去浪。

    筋斗云劃出一道金黃色殘影,瞬間到了高空。

    “嗷?”

    小白喵在陳亦手上還帶著一臉懵逼。

    光頭大魔王怎么還有這手?

    “哼。”

    陳亦冷笑,甩手將它扔了出去。

    四只小腿一陣撲騰,卻沒有掉下去。

    踩在虛空中,四只小爪子像是踩著無形的地面般。

    “嗷嗷嗷!”

    嘴里嗷嗷直叫。

    光頭大魔王是誰?我不知道!

    偉大的主人,我這就找!

    “快找!今晚之前找不到人,直接下鍋!”

    “嗷~!”

    小白喵慘嚎一聲,足踏虛空,跑了起來。

    它御風而行的速度極快,但比起筋斗云還差得遠,陳亦也不怕它搞什么妖蛾子。

    ……

    “你確定是在這里?”

    陳亦一臉懷疑。

    他早已經從筋斗云上下來,走在人流密集的路上。

    小白喵在前面顛顛地跑著,極具欺騙性的外表倒是引來不少目光。

    加上他自己的形像更加扎眼,一人一喵走在路上的回頭率超高。

    陳亦也懶得再顧及。

    再走不遠,就是一個商業廣場,那里人會更多。

    要不是他能通過紫金鈴感應到這貨的想法,陳亦真懷疑它又想耍什么小心眼。

    “嗷嗚~”

    小白喵回頭叫了一聲,甩開小短腿,加快了速度。

    陳亦知道它有所發現,不由緊跟了上去。

    “嗷嗚~”

    小白喵一路疾跑,忽然在一輛停泊在商場外的車后面停了下來,回頭對陳亦叫了一聲,用一只爪子指著那輛車。

    “這輛車?”

    陳亦皺著眉。

    “嗷嗷嗷~”

    “味道在車上消失了?”

    這么奇怪?這家伙的能力到底是什么鬼?

    掃了幾眼黑色奔馳。

    “怎么好像有點眼熟啊?”

    這是輛黑色的奔馳車,并不是很少見。

    忽然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機打開了已經很久沒用的打車軟件。

    果然,一個行程記錄上的車牌號和這輛車正好一致。

    是那個人?

    陳亦腦海中閃過一個穿著黑襯衫的年輕男子。

    四處看了下,這車停的地方就在商場大門口,很顯然是臨時停的車,車主應該不會離開太久。

    果然,沒過幾分鐘,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襯衫,很眼熟的年輕男子向著黑色奔馳跑了過來。

    陳亦卻沒有高興,眉頭反而更深了。

    地藏經賦予了他洞悉人身三業的能力。

    如果真如他所想,這個黑襯衫就是少女失蹤案的兇手,那早就罪業滔天,纏繞在身上的業力早就濃郁像得化不開的墨一般。

    一般人身上,善、惡、無定三業盡皆難免,不過此多彼少,此少彼多。

    除非是大德大善,或是大奸大惡,否則,都是相差有限。

    眼前的年輕男子,身上的業力和其他一般人沒有太大區別,普通得很。

    甚至善業比惡業更多,說明他還算是個一般意義上的好人。

    業力,總騙不了人吧?

    “咦?是你啊!”

    陳亦正想得出神。

    黑襯衫在那剛要打開車門,卻無意看到了車尾那顆閃亮的腦殼。

    他對于這顆腦殼的印象是很深的,奇裝異服不說,還把他嚇了個夠嗆。

    “啊,又拉客呢?”陳亦回過神來。

    黑襯衫撓撓頭:“剛給人搬了下行李,幸好沒被貼罰單,呃……你能不能不用這么讓人誤會的詞?”

    “好吧,”陳亦從善如流地點點頭:“你還接客嗎?”

    “……”

    黑襯衫臉有點黑了。

    “接!”

    “哦,正好,我要打車。”

    陳亦視若無睹,徑直繞到一旁,打開后車門指了指,小白喵直接蹦了上去,又打開前面的車門,坐上了副駕。

    “你這貓還真乖,很少見呀。”

    黑襯衫注意力被棉花球一樣的嗷嗷嗷吸引了過去。

    聽話的汪星人到處都是,但想要高傲的喵星人聽話,一般都是想多了。

    陳亦淡淡地回了一句:“它膽子小。”

    可不是被他恐嚇了才這么聽話嗎?

    “……”

    黑襯衫卻當他放屁。

    養過喵的人都知道,這種窩里橫的生物一到陌生環境是有多慫。

    像這只一樣在這么多人的街上這么自在,還不亂跑的他還真沒見過。

    黑襯衫坐回車上:“客官……呸!你要去哪?”

    “你就一直往前開吧。”

    “喲,哥們,失戀還是失業?”

    黑襯衫很有經驗,對于陳亦的要求一點不奇怪。

    他拉過的客有不少這樣的。

    嘴里問著,已經發動了車子。

    “不過哥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上次見你是這身打扮,這次還是,你別告訴我你真是和尚啊。”

    黑襯衫說著自己都笑了。

    “……”

    陳亦直接略過這種無聊的話題,像是隨意地問道:“你全職開車的?白天晚上都能看到你。”

    黑襯衫也不介意,轉動方向盤,隨口道:“那倒不是,自己開了個小店,比較閑,有單子就接,沒單子就待店里。”

    “什么店這么閑?”

    “哦,一個咖啡店,平時有十幾個員工在店里,我去那里也沒什么事做。”

    “……”

    又是一個隱市大財?

    “那賺得不少呀,這車不便宜吧?”

    “還好吧,不到一百萬,也不是我買的,我姐送的。”

    黑襯衫很隨意地對陳亦說起這種相對有點隱私的事情。

    “……你們這是一家子土豪啊。”

    “嗨,哪兒呀,是我姐夫土豪。”

    “哦?你姐夫是做什么的?不介意跟我說說吧?”

    黑襯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似乎對這個光腦殼很有好感,不過拉過兩次的客人而已,對于他開口問這種私事竟然也不覺得奇怪。

    而且心里對光腦殼還有種信任感,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

    (括號內字數免費:求下訂閱……最近均訂在一點點下滑,收藏也在掉,不知道是不是出啥問題了,有點懷疑人生啊……還在看的同學來看下正版唄~養書的同學也快奶一波吧……)

    牛油果說

    謝謝“星空之下”同學的打賞,才看到的,現在評論關閉了,QQ那邊打賞的后臺看不到,不好意思。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