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回到明朝開工廠 > 第68章 危樓高百尺(第一更,求支持,求推薦)
    “少爺,你這是怎么了?”

    前腳進門,看到少爺渾身都是水,寇蕓連忙問起發生了什么事情。

    心情不悅的施奕文撇嘴說道。

    “掉河里了。”

    寇蕓隨后倒也不再多問,直接喊著小晴,吩咐她去燒水,給少爺洗澡。

    “不用那么麻煩,就當洗澡了,換身干凈衣裳就行了。”

    “少爺,雖說天氣熱了,可是河水涼氣大,萬一受了風寒可不好,洗個熱水澡驅驅涼氣,小晴,把水水燒熱點,小荷,你去把少爺的衣服拿過去……”

    瞧著寇蕓吩咐小晴干活的自然,施奕文微微一笑。即便是家中的丫環也有三六九等。小憐是有名無實的管家,地位最高,至于寇蕓就是家中的大丫環,小晴、小荷就是干活的小丫環。至于寇湄……就是個小丫頭罷了。

    “嗯,小憐呢?”

    “回少爺,在屋里和小湄一起做功課呢,少爺有什么吩咐?”

    寇蕓直接答道。

    “沒什么,就是回來沒見著她,覺得有些奇怪,做功課?是讀《女訓》還是什么,那些書不用讀……”

    自言自語的時候,施奕文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寇蕓通紅的臉蛋。

    待到施奕文洗過熱水澡,換上衣裳出來的時候,卻看到了家里來了客人,宋其玉看到施奕文后,就上下打量著他的衣裳。

    “致遠,你這衣裳瞧著倒是有些新穎,這是新出的款式。”

    四百多年后新出的,施奕文心底想著,嘴上卻岔開了話題。

    “子玉,今天怎么這么清閑?”

    現在時間可還早。

    “小弟這不是嘴饞了嘛,特意來嘗嘗蕓姑娘的手藝。”

    宋其玉笑答道,看著站在一旁的寇蕓,他特意揖手道。

    “有勞蕓姑娘了。”

    聞言寇蕓連忙將雙手手指相扣,放至左腰側,彎腿屈身道福道。

    “宋公子客氣了。”

    “也就你,小蕓,你去準備一下。”

    雖然知道宋其玉必定是有事,但施奕文倒也沒有戳破,吩咐小蕓去準備早餐。早就燒好的早餐很快就送到了桌上,雖說只有米粥幾道時鮮小菜,可卻也精致非常。

    吃了半碗紅棗粳米粥,又夸了幾句宋其玉才對施奕文說道。

    “一會吃過飯,小弟帶你去個地方。”

    “哦?去那?”

    “南市樓。”

    “南市樓?”

    施奕文疑惑道。

    對于南市樓,他并不陌生,這陣子有事沒事,他就像個游客似的在城中逛著,除了大報恩寺琉璃塔之外,那座二十幾米的南市樓,自然也曾造訪過,畢竟那是朱元璋下旨興建的十六座酒樓中的一座,雖然早已破敗,不復當年的富麗堂皇,但是高基重檐仍能讓人感受到當年的氣勢。

    現在宋其玉提到那,施奕文自然想到了其中的青樓,現在的南市樓就是個“大雜院”,因為面積太大,其中既有酒樓,也有旅店,自然的還有青樓,甚至一樓都變成了一個雜市,

    “前些天,家父剛把南市樓買下來。”

    抬頭看著施奕文,宋其玉笑道。

    呃……

    那么一座高樓,說買就買了,當真是土豪啊!

    心里感嘆著,施奕文笑道。

    “恭喜,恭喜,既然令尊買下南市樓,必定是有他的用意吧。”

    “實放不瞞致遠,家父之所以買下南市樓,是因為南市樓雖然早不見舊時的風光,可畢竟是當年奉旨修建,就連樓名也是高皇帝親手題寫,家父以為,只需要對南市樓加以整治、翻修,既可令其重現昨日風光,只要稍稍加以整治,這南市樓必定會受人追捧,畢竟,南市樓可是“十六樓”中僅存的一座樓了。”

    宋其玉說話時,施奕文不時的點著頭,皇帝圣旨修建、皇帝親筆題寫,所有的這一切擱在一起,不是商機,而是錢……即便是在后世,人們總喜歡牢強附會把地方的名勝與皇帝、名人聯系在一起,更何況是現在?

    “看來,對南市樓伯父應該已經是成竹在胸了。這皇氣……難免總有凡夫俗子想去沾一沾,這世人大抵上也都是俗人,到時候再找些才子,于十六樓上開上幾次詩會,大抵上,南市樓的名聲也就出來了,名聲一出來,自然不愁生意。”

    “才子、詩會……”

    宋其玉詫異道。

    “對,就是才子……很有才的那種。”

    “你不是不喜歡這些嗎?”

    想到之前帶施奕文參加文人的聚會時,他表現出來的排斥,宋其玉反問道。

    “是不喜歡,可要是有用的話,那些才子也是可以拿來用一用的。”

    “用一用?”

    施奕文的回答,讓宋其玉先是一愣,然后大笑道。

    “哈哈,用一用,致遠兄,你這話可是可難聽得緊了,雖說才子清高,可要是知道你這么說他們,不定會怎么編排你……”

    “你會傳出去嗎?”

    施奕文笑道。

    “其實,即便是傳出去又有何妨,他們應該感謝我這么瞧得起他們,拿來用一用,看似難聽,可也得有利用的價值,才會為人利用,要不然,不過就是廢物罷了!子玉,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這……”

    睜大眼睛,宋其玉驚得半晌都說不出話來,好一會才說道。

    “致遠,那些才子既然是不去結交,但還是不要得罪的好……其實,致遠,你多少總應該與他們結交一二,畢竟,多交朋友總是好事,這正巧了,再過兩天就是十五,朋友于府上辦有詩會,到時候致遠要是無事的話,不妨與小弟一同過去看一看,湊個熱鬧。”

    聞言,施奕文倒是笑著搖了搖頭。

    “我不懂詩詞,這個熱鬧不湊也罷。”

    施奕文化拒絕得直接,宋其玉便也不好再說什么。吃完早餐之后,兩人便直接乘車去了南市樓,待到了南市樓之后,施奕文就看到曾經熱鬧非常的南市樓,現如今靜悄悄的,樓前堆滿了各種建筑物料,只有一些工匠不時進出著。

    突然,施奕文在樓邊看到了吳才,只見他若有所思的站在路邊看著南市樓,他怎么在這?

    不等施奕文開口,只見一個五十幾歲的老者急步走了過來,然后畢恭畢敬對宋其玉行禮道。

    “見過少爺,少爺來這可是有什么吩咐,要是有吩咐的話,直接讓下人過來適合一聲就是了!”

    “何伯,瞧你客氣的,我也就是過來看看。”

    嘴上看似客氣的宋其玉,隨意的擺了下手。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和朋友在這里看看,有事再讓人喊你。”

    見狀何伯再次揖道。

    “是,那小的下去了。”

    在他下去后,宋其玉對施奕文隨口說道。

    “何伯是我家掌柜出身,算起來也算是宋家人,所以家父才會把南市樓修繕的活兒交給他,也算是對他的照顧。我們家從來不會虧待自己人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看著何伯離開的背影,施奕文的心里浮現出了一絲異樣的念頭……
北京pk10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