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時間重啟游戲 > 43、人果然都是逼出來的!
    丁俊豪聽完這句話,眼神微微閃爍一下,沖外面喊了聲:“小柯,進來下。”

    話音未落,一個穿著女式條紋西裝,留著短發,看上去十分干練的女秘書走了進來。

    “陳小柯,我的秘書。”

    簡單介紹后,丁俊豪沖她點點下巴:“小柯,給清柔的李總打個電話,問問她們這次的產品設計師是誰。”

    陳小柯點點頭,飛快撥通一個電話,又在丁俊豪的示意下打開免提。

    很快,對面傳來李若蘭慵懶的聲音:“喂!學長,一大清早的什么事啊?”

    “李總,是我。”陳小柯打了一聲招呼。

    “哦,是小柯啊,怎么了?”

    李若蘭似乎和丁俊豪這邊十分熟悉,跟著又問道。

    夏沫是暗暗點頭,怪不得昨天李若蘭連騰龍策劃的報價范圍都能打聽道,自己真是找對了人。

    “是這樣的李總,丁總最近在準備企業今年的廣告合作方,不過關于設計師的人選還有些糾結,聽說你們剛剛和CF策劃合作,他們請的什么設計師啊?”

    陳小柯不動聲色地問道。

    “我們這次產品的設計師可是被譽為業內鬼才的宮澤,他請不到的。除非讓他親自來山城請我吃頓飯,或許我可以請CF的人想想辦法,給他引薦引薦。”

    李若蘭對電話這邊的情況絲毫不知情,還在開著玩笑。

    陳小柯從容應付道:“好的李總,我會把這個消息轉達,謝謝了。”

    李若蘭毫不在意地說道:“沒事,對了,下次來山城記得給我打電話,我還要再瞇睡會兒,先掛了嗷!”

    等李若蘭掛斷電話后,陳小柯轉過頭來,沖著丁俊豪點了點頭。

    夏沫老神在在地坐著,朱達昌則咽了口唾沫,迫不及待地說道:“丁總,你也聽到了,我們公司為了……”

    沒等朱達昌說完,丁俊豪已經直接揮手說道:“小柯,通知騰龍策劃那邊不用過來了,我們已經定了合作伙伴”

    我去,還真約了騰龍策劃的人!

    朱達昌不由得驚訝地看了夏沫一眼。

    這小子還真是能掐會算啊,居然連這些都預料到了?

    “我保證丁總這次一定是最正確的選擇。”夏沫像一個勝券在握的智者,當然說道。

    “廣告策劃費用,六百萬,先把合作意向書簽了!如果到時候宮澤沒有冠名設計,你們三倍賠償!”

    丁俊豪十分果斷,絲毫不給夏沫和朱達昌拒絕的機會,立即交代身邊的秘書去打印合作意向書。

    夏沫心中微微發笑,第一次知道有大佬背書是一種怎么樣的快感。

    丁俊豪不是個傻子,很容易就能想明白,宮澤絕對不會自砸招牌,做出來的東西一定會親自把關,精益求精。

    通常來說,設計費通常占策劃費用的百分之十左右,可按照三年六百萬,一年二百萬來算,二十萬就能請宮澤出手,絕對是太劃算了。

    再加八十萬,湊一百萬請這位出手都絕對不虧!

    這可是個性十足的奇才,一般人根本請不到。

    要是能出一款爆品,就成為飲料界的邁步道行那,那就算花千萬也不虧啊!

    當然,對這些廠家來說的麻煩事兒,對夏沫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他陪宮澤打球,宮澤幫他設計,各取所需,沒毛病!

    秘書陳小柯很快去而復返,將三份意向書放到幾人面前。

    “你們可以先看看,如果沒什么問題的話,咱們就把意向書簽了吧!”

    夏沫拿起來看了看,內容也不算多,覆蓋范圍也是正常廣告策劃,只是特別突出了丁俊豪剛剛申明的兩點。

    設計這一塊需要有宮澤冠名,如果違約三倍賠償。

    “夏總監,這個意向書你看有問題嗎?”朱達昌顯然有些猶豫,其他事兒他都能拍板,可是請宮澤出馬,這個他沒底啊!

    若非有旁人在場,他很想立即問問,夏沫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底氣。

    就算有交情,清柔的項目請到宮澤出手,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人情這種東西越用越薄,尤其是宮澤這種特立獨行的存在,一旦得寸進尺的話,真有可能雞飛蛋打,追悔莫及。

    “沒問題,朱總,簽吧!”夏沫從容說道。

    “三倍的違約協定,夏總監,你這次玩大了啊!”朱達昌定了定心神,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了一句。

    “放心,這筆單子搞定,大老板肯定會很高興,獎金肯定跑不了,到時候別忘了我啊。”夏沫也輕描淡寫回了一句。

    夏沫能夠明顯看到,朱達昌剛才雖然有些遲疑,可是真正在簽下自己的名字之后,臉上明顯帶著一絲決絕。

    這是打算不成功則成仁了?

    老實說,他這樣的神色夏沫還是第一次見到,以前都是揮金如土的好日子過慣了,沒試過這種滋味。

    人果然都是逼出來的!

    “按照意向書的條款,一個星期后我會來和貴公司簽訂正式合同,并商量產品設計方案,屆時宮澤先生不在席中,朱總,可別怪我請律師跟你們聯系哦。

    丁俊豪簽好意向書之后,將其中的一份遞給朱達昌,笑瞇瞇地提醒道。

    “丁總盡管放心,我們CF一向誠信為本。”夏沫平靜地說道。

    “丁總,不知你中午是否有空,一起吃個便飯?”朱達昌跟著發揮他的接待特長,客氣地問道。

    “朱總,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中午還有事,吃飯就等我下次過來吧。”

    丁俊豪婉言謝絕道。

    寒暄了幾句,帶著意向書,朱達昌便識趣地告辭,和夏沫離開了包廂。

    總算是搶在騰龍策劃前面,搶下了這個單子,今年山城分公司,可以妥妥地打個翻身仗了。

    剛進電梯,朱達昌就十分緊張地拉著夏沫問道:“夏老弟,這個項目你有沒有把握啊?要是請不來宮澤,違約的話,那我可就死定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夏沫嘿嘿一笑:“那我提前請兩個道士,恭候大駕”

    “別拿我尋開心了,到底能不能成,你給我交個底啊!”朱達昌不依不饒地問道。

    畢竟談不下來是一回事,談下來倒貼虧本又是另一回事。

    “放心吧!我既然說到,就一定會做到!”夏沫成竹在胸地說道。

    “你這樣說,我心里就踏實多了!”朱達昌長吁一口氣。
北京pk10在线预测